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财经 >

特朗普打击伊朗令北京在人权和中东问题上渔利?

2020-01-15 12:37财经 人已围观

简介华盛顿在上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务卿迈克庞皮欧(Mike Pompeo)为特朗普总统下令击毙伊朗最有权力的将军进行辩护时,还趁机批评了中国两次:对穆斯林的大规模拘留以及在香港的镇...



华盛顿——在上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务卿迈克·庞皮欧(Mike Pompeo)为特朗普总统下令击毙伊朗最有权力的将军进行辩护时,还趁机批评了中国两次:对穆斯林的大规模拘留以及在香港的镇压政策。
中国立即进行了反击。“必须指出的是,这些年来,美国对中东地区发动的战争造成了不计其数的穆斯林的伤亡,流离失所,造成地区局势的动荡不安。”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北京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事实证明,侵犯穆斯林人权的恰恰是美国。”

他还说:“美国挑拨中国同广大伊斯兰国家关系是徒劳的。”特朗普对伊朗将军的军事打击以及针对德黑兰的其他攻击性行动,被中国拿来作为反击美国政府对北京人权记录批评的主要炮弹。他们令中国——美国在全球影响力中最大的对手——重提伊拉克战争的旧事,据一项估计,那场战争导致20万或更多平民丧生,被许多美国人视为越战后华盛顿最大的外交政策灾难。

北京还强调,是特朗普破坏了中东的稳定,因为他于2018年5月退出了伊朗与包括中美在内的六个世界大国达成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核协议,并对德黑兰实施了制裁。中国是伊朗最大的石油购买国。麻烦的是,尽管庞皮欧对中国拘禁至少100万穆斯林持强硬批评态度,但特朗普尚未就此对中国进行严厉惩罚。特朗普几乎很少谈论人权问题,他关于中国的主要目标一直是试图与习近平主席达成贸易协议,结束他在2018年7月发起的贸易战。

北京官员上周四表示,中国主要谈判代表刘鹤计划本周访问华盛顿,签署“第一阶段”协议。多年来,早在特朗普政府上台之前,中国就一直指责美国在人权事务上的虚伪,使用“那你们还……”(whataboutism)指出美国奴隶制,迫害原住民和大规模监禁的历史。但是特朗普的政策和中国日益增长的全球力量促使北京的这些言论更加直接,并强调中国官员所说的美国外交政策的有害影响。政府批评人士说,特朗普不断疏远国际盟友,包括使用无人机杀死卡西姆·苏莱曼尼(Qassim Suleimani)少将的惊人决定,强化了中国的论点。

特朗普对中国侵犯人权行为的视而不见,使两党的国会议员感到沮丧。上周三,国会—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发表了一份报告,呼吁特朗普发布一项指令,命令在与中国打交道时采取“全政府参与的方式”,以制定促进人权、法治和民主治理的战略。该委员会的年度报告记录了中国的侵犯人权行为,还呼吁特朗普援引《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制裁被认为对穆斯林镇压负有责任的中国官员,这些穆斯林中许多人是维吾尔族。它说,美国必须限制美国公司与参与镇压的中国地方政府、机构和企业之间的贸易。

国务卿迈克·庞皮欧批评中国大规模拘留穆斯林,并在香港实施镇压政策。“美中关系中存在许多问题,但正如我反复说过的那样,我们和中国的关系里,人权议题不能被置若罔闻,”佛罗里达共和党参议员、该委员会联合主席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在国会山发表报告时说。“人权与我们管理自己、塑造我们希望生活其中的世界的基本原则和规则紧密交织。”在报告厅里,维吾尔族美国人举着失踪家人的照片,他们被拘留在中国新疆地区庞大的拘禁营中。

卢比奥说,参议院计划在几周内将向众议院发回一份新版本的立法,迫使特朗普政府对镇压穆斯林的行为采取严厉行动。立法者的目标是确保否决无效的多数支持,这很可能迫使特朗普签署该法案。去年秋天,立法者用同样的方法通过了支持香港民主抗议的法案,特朗普在感恩节前一晚不情愿地签署了该法案。在周二的新闻发布会上,倡导将宗教自由作为核心政策平台的福音派基督徒庞皮欧赞扬了伊斯兰国家巴林的众议院(Council of Representatives)在1月2日发表的声明,表达对中国穆斯林遭遇的关切。

“我们对巴林的行为感到高兴,我们要求所有国家,尤其是伊斯兰合作组织(Organization of Islamic Cooperation)和阿拉伯联盟(Arab League)成员国,谴责中共对维吾尔人的残酷对待,这是该党更广泛的信仰战争的一部分,”庞皮欧说。然而,特朗普政府一直无法团结大多数穆斯林国家谴责中国。首先,特朗普对这些国家的公民实施的旅行禁令,令人们更加相信他的政府是反穆斯林的。

但更大的原因是,中国一直在整个中东地区培养经济关系,包括与沙特阿拉伯等美国盟友,与此同时,特朗普的政策和他的前任们一样,仍然专注于军事问题,并且把武装部队作为华盛顿在该地区的主要政策工具。上周一,德黑兰,卡西姆·苏莱曼尼少将的送葬队伍。特朗普对伊朗咄咄逼人地施压,在杀死苏莱曼尼将军后,其敌意更是达到了新的高度,这进一步加深了人们对华盛顿政策的这种看法,尽管官员们辩称,特朗普政府是在试图阻止伊朗攻击美国的利益。

对苏莱曼尼将军的攻击发生在伊拉克,自2003年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侵入该国以来,美伊一直处于战争状态。这使中国对美国政策的措辞充满道德优越感。袭击发生后,特朗普下令向该地区增派4500名士兵。上周四,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中俄两国高级官员最近讨论了不断升级的地区紧张局势,并承诺“共同维护国际公平正义,共同维护地区和平稳定”。

耿爽指出,特朗普政府退出2015年核协议,“无视国际法及其国际义务”,并且“阻挠其他方履约”。“这是伊核问题紧张局势的根源所在,”他补充说。华盛顿的欧洲盟友会同意这一评估。与中国和俄罗斯一样,尽管美国加大了对伊朗的制裁,但它们仍坚持遵守协议,并试图说服伊朗遵守协议。为了让特朗普解除制裁,伊朗军方去年开始在该地区采取更有力的行动,德黑兰宣布,它开始违反协议对其核项目的一些限制,尽管它一直遵守协议。

周日,在苏莱曼尼将军被杀后,伊朗表示将终止对铀浓缩的限制,不过它表示可能会在晚些时候重新履行承诺。伊朗加快核项目的可能性在该地区引发了焦虑,甚至在以色列和海湾阿拉伯国家的政府中也是如此。它们批评2015年的协议对它们在德黑兰的敌人有利。在许多预见到特朗普退出该协议,并通过“最大压力”方式实施制裁将会引发风暴的国家当中,北京对美国政策的警告似乎是合理的。

苏莱曼尼之死引发的混乱只会强化中国的论点。“如果刺杀事件的后果导致更多地区不稳定,令人对美国的承诺和目标继续感到困惑,那么美国在整个地区的关系可能会恶化,”研究机构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的伊朗问题专家达利亚·达萨·凯伊(Dalia Dassa Kaye)说。“我们绝不应忽视,该地区的人民可能同时对伊朗和美国在该地区的介入感到不满。”

Tags:

    广告位